思明

星锐真的很好

画林林,冬至了

是前几天晚自修画的锐鸭

结束以后「星锐」

勿上升真人

 
    当这俩人的名字绑着轰炸热搜时,微博上大体是骂声一片的。

    十个评论,八个不看好,一个祝福,一个吃瓜的那种。

    两人本身自带的黑红热度,加上情侣关系的公开,其实挺有勇气的。

    朱星杰在写歌,这次不在马桶盖上了。

    软沙发舒适,暖色的光显得有些温馨,朱星杰白的快能和身后的墙媲美了,大腿上还枕着散着头发刷手机的周锐。

    腿上一空,头发蹭的乱糟糟的人就凑在眼前。

    “他们都在骂我们唉。”

    “终于起来了是吧,头发扎起来别扎眼睛。”朱星杰说着卸下手腕上的皮筋。

    周锐这个人他最知道,语气好像不在意,其实最怕被抛弃,这一群粉丝的离开会让他难受好一段时间。

    手顺着就就放在眼前人头上,揉了揉。: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 然后看着刚才还语气拽拽的人眼眶慢慢红了。

    他知道周锐为了他俩所谓的不藏着掖着付出了多少,只是这时候道谢显得客套,安慰又虚伪了。

    于是他把周锐拥入怀中,亲吻了他 的额头。

    一举一动总是被关注的人放大,他们的爱情日复一日的轰轰烈烈。

    后来,他们看着两人歌下的评论从谩骂到祝福。

    “他们说这歌很甜,听了想恋爱。”周锐笑眯眯的举着手机给朱星杰看。

    “那当然了,老子想着你写的,能不甜?”朱星杰笑出了一排白牙。

    “其实你笑起来也挺甜的。”周锐还是没说出口。

    然后两人又是一阵小打闹。

    他们去了海洋馆,去亲吻海豚。

    又去了海岛,在沙滩上留下脚印。

    他们在派对里端起酒杯,眼里却只有对方,旁边景象都黯淡。

    刚公开那年的夏天,很充实。

    他们直面舆论的勇气感动了不少人,从前微博上向黑一边倒的天平也慢慢移了回来,甚至超出预期的祝福让他们心里很暖。

     所以他们的分手显得太突然。

     录制了他们第一首合作的歌,
随后不久,两人的工作室宣布了和平分手的消息,打破了网友对歌词的揣测分析。

    歌名是《结束以后》。

    那是他们在一起过的第二个秋天,是他们相遇后的第五个秋天。

    周锐在结束之前,抱住了朱星杰。

    许久,吻了吻他的唇,然后毫无预兆的说。

    “分手吧。”

    其实也不算毫无预兆,只是朱星杰没想到,周锐也没想到。

    一年多。

    骂声一片的红毯他们一同走下来了,
    夜深人静时偶尔情绪的崩溃他们挺过来了,
    甚至他们都不能否认,分手了也还是深深爱着对方。

    只是没想到,轰轰烈烈的恋情,也平凡的潦草收尾了。

    安排紧密的行程迫使他们聚少离多,互相也都结识了新的朋友。

    平时独属于两个人的话题,时间都被分摊。

    周锐很没安全感,他只会成为爱的人的唯一,朱星杰知道。

    但他现在好像不是了,干脆分手的决绝似乎太激烈,像在赌气,像在自虐,周锐却没有后悔。

    因为他们都爱的太深,占有欲强的要把两人吞噬,可他们都有追逐太多年的梦想。

    周锐清楚,他不想耽误梦想,不想耽误朱星杰。

    后来的他们没有再有过恋情,没有停止过努力和创作。

    这天是分手后周锐过的第一个生日。

    朱星杰发了微博,配图是熟悉的海滩。

“只希望,后来的我们都能好好的。”

    是那个曾留下过两人幸福足迹的海滩。

有幸陪伴【花吐症】【星锐】

有幸陪伴【五】

    病房里的气氛有些压抑,吊瓶里的药水一滴滴掉下,洁白的床铺没有任何多余的点缀。

    治好花吐症的方式只有两情相悦,医生也是无能为力的。

    朱星杰不忍看这样的周锐,原本的节食减肥已经让他憔悴了不少,再加上这两天的病症,他的脸色苍白,没了平时生龙活虎的样子。

    他双眼紧闭着,那是之前总带着光,让人心动的眼睛。

    朱星杰决定了,等周锐醒了,就好好的谈谈。

    曼曼把刚才去外面买的清淡的粥递给朱星杰,然后搬来椅子,在一旁安静坐着。

    朱星杰也没顾虑一旁的妹妹,手指拂过周锐有些乱了的发丝。

    曼曼犹豫着似乎有什么话想说,但又吞回去了。

    眼前的两个人安静的,美好的像幅画,风吹的窗帘微微动,让人不忍打扰。

    周锐是傍晚晕过去的,等到了医院,办理好一切,安定下来已经是凌晨了。

    全程,朱星杰都在一旁陪着,照顾着。

    正在曼曼看着两人发呆时,周锐醒了。

    朱星杰看着眼前的人皱着眉睁开眼,眼里是抑制不住的喜悦。

他的手覆上周锐的手。

    “渴吗,要不要喝点水,这里有曼曼带来的粥。”

    “嗯。”周锐的嗓子哑哑的,又弄得朱星杰一阵心疼。

    “你先别说话了,待会喝点水。”

    周锐点点头,然后对着一旁关切看着自己的曼曼笑了笑,示意自己没事。

    “哥你没事就好!好好休息,那我先去和节目组那边谈谈。”

    他们单独相处的时间太难得了。

    曼曼轻轻关上门离开了。

    朱星杰给周锐喂了几口粥,等到他示意不吃了,轻轻把碗放下。

    “周锐,我们谈谈。”

    周锐朝着他眨眨眼,等着朱星杰开口。

    “你喜欢的人是谁?”笨拙直接的问出口,因为他没法再说出更多其他的话,会颤抖,暴露他的紧张。

    周锐的眼睛一瞬间睁大,似是被这单刀直入的问题惊到了。

    眼神躲闪开,冷静了好一会,正准备说话,又对上眼前人认真的眼神。

    “咳,咳咳…”迅速落了一被子花瓣。

    朱星杰手忙脚乱的跑去拿水,然后又急急忙忙去轻轻拍着周锐的背。

    周彦辰一进门见到的就是这样乱成一团的场景,微张着嘴呆愣愣站在门口。

    两个哥哥在混乱中都没注意到推门进来的自己。

    “这是是粉色天竺葵的花瓣!”周彦辰的突然出声把两人吓的又是一愣,“花语是很高兴能陪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 朱星杰很快的反应了过来,心里抑制不住的狂喜。

    “彦辰,你出去一下,我有话和你锐哥说。”

    “嗯……好。”周小花委委屈屈的带上门,知道自己的任务完成了。

    算了,先回去练习,等哥哥们的好消息吧。

    “我就直接说了。”朱星杰看着周锐的眼神异常的坚定。

    “周锐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 周锐这次是真的懵了,嗓子里堵堵的感觉神奇的消失了。

    见周锐还迟迟没有反应,朱星杰豁出去了继续说:“喜欢你很久了,真的很喜欢,我不敢想,如果你喜欢的也是我就好了,你的病不能这样拖下去,不是我也没关系,我……唔!”

    周锐紧紧地抱住了朱星杰当做回答。

    两人的心在一瞬间被喜悦冲的翻天覆地,其他的复杂情绪在瞬间淡下。

    “我也是。”周锐主动凑近了朱星杰的唇,在上面轻轻一点。

    朱星杰被撩的心里麻麻着痒。

    自己暗恋里的自卑,小心翼翼维护着兄弟感情的日子好像可以结束了,不论是对于谁来说。

    周锐后悔没有早些吐露心声,朱星杰也暗骂自己太怂。

    不过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 已经是日出的时候,有一缕淡淡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。

    他们在病房里交换了一个长长的吻。

    “对不起,没有早点。”

    “现在不晚。”

    周锐笑的太动人,闪闪的眼睛有泪痣点缀,酒窝甜甜的,朱星杰好像就要醉进去。

    朱星杰听见了自己砰砰的心跳声。

    出院之后没多久又回到了大厂,周锐这病来的奇怪也走的蹊跷。

    见没人过问,大厂的聒噪男孩们都抑制着自己强烈的好奇心。

    后来周锐和朱星杰慷慨的请客全时,两个昊昊埋头苦吃,周彦辰笑出的一口大白牙上洋溢着幸福。

    似乎什么改变了,又似乎什么都没变。

    三个弟弟都没有再追问去医院期间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 周锐看朱星杰的眼里依旧带着信任,朱星杰也像从前那样温柔的注视着周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结束了,真的不会写东西,有什么问题请体谅orz

【星锐】【花吐症】有幸陪伴

真的很不会写东西quqqq对不起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有幸陪伴【四】
    距离正式表演没几天时间了,练习室的氛围愈发的紧张。

    因为这突然冒出的病症,周锐是不可能再拼命练习了,但他和组员的配合还是不够。

    一定不能拖累组员,他想趁现在病情还不是太严重,抓紧时间和组员磨合一下。

    于是在练习室一呆就是一下午。

大约是晚餐的时间,练习生也都陆陆续续散去了食堂。

    终于等到练习室里空了,缩在墙边的周锐猛地咳了好几下,好几片花瓣落在手心,带着血丝。

    本来想至少撑过这一次表演,现在看他这病果然还是瞒不下去。

    原本连话都不能多说,却练了一下午的歌,期间他去厕所偷偷咳了好几次,到了后来就基本没再开口了,生怕一张嘴就是好几朵花瓣。

    强撑着到了现在,晚上肯定是不能继续下去了,组员们肯定也察觉出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 来这节目前其实几乎放弃了梦想,进来之后学到了许多东西,也重新见到了从前的几个兄弟,见到了朱星杰,说实话他还是挺开心的。

    虽然不甘心,但如今退赛是留给周锐唯一的选择了。

    正准备起身去找选管,胸腔一股剧烈的疼痛使他几乎站不起来,伴随着剧烈的咳嗽,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似的。

    喉咙是撕裂的痛,周锐却不合时宜的想到了朱星杰。

    果然还是很舍不得他。

    视线开始模糊的时候,练习室的门被大力撞开,伴随着门撞到墙上的巨响,一个身影朝着自己跑过来。

    依稀辨认出那个人是朱星杰。

    周锐最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。

    他看不清朱星杰现在的表情,大约是惊讶和担忧吧。

    是对兄弟的关心。

    周锐感觉自己被抱起来了,熟悉的气味让他感到安心。

    就这一次,歇会吧,朱星杰会处理好一切。

    然后周锐闭上了眼。

    他从没想过和朱星杰坦白心意,因为朱星杰太好,他值得更好的。

    他见过形形色色的人,朱星杰对音乐的热爱,对梦想的执着都让他憧憬向往。

    他不由自主的接近这个小他几岁的男孩子。

    这个酷boy有时候也会露出可爱的一面,他很讲义气,护短。

    变魔术后的小得意,做音乐时的废寝忘食,舞台上的他又好像发着光。

    等到周锐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已经沉沦了,顶着兄弟的名号,却无时无刻的在心动。

    这样下去不行,喜欢是藏不住的,这样下去,等到有人察觉,或者自己忍不住吐露心声,万一影响到他……

    他有他的梦想,周锐不想成为他的麻烦。

    周锐只想看到这个男孩站在顶峰,用他的才华与努力,实现他的梦想。
只要他快乐。

    于是周锐偷偷和公司解约,离开那天,他们都一言不发。

    朱星杰的脸色难看的不行,周锐心里也堵的要命。

    但他们都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 朱星杰的脸比平时还要凶,抱着人急匆匆走过长长的走廊,把一路上吃完饭三三两两荡回宿舍的练习生们吓的一懵。

    反应过来人已经走远了。

    “刚刚杰哥是不是抱着锐哥过去了?”

    “好像是,急匆匆的怎么了?”

    “刚刚杰哥脸好黑啊……”

    “咋回事啊?”

    消息很快在小半个大厂中传开了。

    知道真相的周小花和钱正昊瑟瑟发抖。

    周锐一个人在练习室的消息是钱正昊告诉朱星杰的。

    和周锐作为同组组员,又是唯三的知情者之一,钱正昊被周彦辰拜托帮忙看着周锐的动向。

    朱星杰听见这个消息之后就火急火燎的去了练习室,所以后来的事情他们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 两人正在眼神交流时,突然周彦辰被人拍了拍肩,转头看,是黄明昊。

    “彦辰哥,你和我出来一下。”

    他们一直走到了没人的地方。

    “刚刚看见锐哥被救护车带走了,杰哥跟着。”黄明昊的神情格外的严肃,“其实下午已经发现锐哥有些不对劲了,现在看这事和杰哥可能有关系,我做不了什么,但是你肯定可以帮上忙。”

    “他们的沟通太少了。”黄明昊不愧是周锐平时总是提起的精明弟弟,短短一个多月的观察就看出了这么多,这句话更是说出了周彦辰心里一直所想的。

    “谢谢你告诉我,麻烦你和正昊转告一声,我去一趟医院。”

【星锐】【花吐症】有幸陪伴

没手机前发一点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有幸陪伴【三】

    “不会。”朱星杰垂下头,周彦辰看不见他的表情,只觉得陌生,这个平时酷酷的好像无所畏惧的哥哥现在的样子让他心里堵的慌。

    “如果他喜欢我,那时候就不会走。”

    其实周锐离开公司的原因就连周彦辰都不清楚。

    那是在几乎习惯日复一日在公司里摸不着梦想的尾巴。

    那些最艰难,心中矛盾最大的日子几个人都撑过去了。就在这样的时候,周锐的解约显得太突然,让人有些难以接受。

    这件事里,平时和周锐关系最亲密的朱星杰当然是最痛苦的。

    可他们都默契的没有再提起这件事,后来周彦辰也问过,周锐只是笑着说自己回家好好赚钱了,旁边的朱星杰也只是勉强勾了勾嘴角。

    周锐走后,和兄弟们的联系没断,只是和朱星杰有过一小段时间的冷战,又在不知不觉中,两人之间的话渐渐多了,在参加偶像练习生录制之前似乎已经回到了从前的样子。

    这是好事,可周彦辰就是觉得哪里不对,哪里都不对。

    只是怕再去深究,就会换来两人的疏远。

    两个哥哥都在,所以够了。

    可现在情况不同了,周锐现在的处境太危险。

    说起来可能显得有些矫情,可他不得不扒开哥哥们从前的伤疤。

    面前看起来有些悲伤的朱星杰勾起了周彦辰一些回忆,使他愈发坚定了自己的一些想法。

    “杰哥,你和我说实话。你是不是喜欢锐哥?”

    朱星杰抬头看了他好一会,不知道他是带着什么样的复杂感情作出了回答。

    “是。”

    “相处那么久了,从我的角度看,锐哥对你可能也有些意思,别太早就否定掉自己的可能性了。”

    “那我,直接表白?”朱星杰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    “我觉得不是不可以。”周小花笑出了一口大白牙,他的想法已经愈发坚定,这样的情况下让朱星杰冒险表白已经是一种最安全的选择。

    “明天吧,让锐哥好好休息,练习的时候蔡徐坤说到了锐哥好像在睡午觉,经历了这些,他现在也很累了。”

    “好,我之后会找找时机。”

    “那个,彦辰…”朱星杰挠挠乱蓬蓬的头发,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 回答他的人再次露出了一口大白牙:“不用不用,我们什么关系啊。我继续练习去啦,会帮你留意的,有什么锐哥的消息都第一时间告诉你。”

    只是人生总是充满着变数,还没等到朱星杰的深情告白,周锐病倒了。

摸鱼鱼,这只自动笔太难用了